返回首页 学校主页 院网旧版

|

English

总是难得清闲,步履匆匆,初见时着一套考究又简单的西装,拎着公文包就这么急急又稳重地走来了。

做事总专注讲究,而待人和气亲近,娓娓而谈中是多年经验积淀的智慧,只倾听便使人不住连连点头赞同。

从不爱到深爱,从过去到未来,樊小林教授与农学领域的故事,有过一波三折的跌宕,有过博见之后的慨叹,也有着恒长不变的激情。在缓控释肥领域研究的如此多年时间里,他始终严格要求,思虑周全;在教育领域的数十载春秋中,他亦育无数优质人才。专注研发、输送人才、关心农村、虑及农民,樊教授作为许许多多一线专家学者中的一员,从过去便在为了“乡村”持续努力着,直至今日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他们亦不曾懈怠。

      今日,就让媒体信息技术中心带你探访樊小林教授,看他如何坚持有质量的科研、有质量的人生。



个人简介

樊小林,男,1958年8月生,中共党员。现任华南农业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植物营养学系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广东高校环境友好型肥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植物营养与肥料学科带头人,肥料学博士点负责人。国家优秀科技工作者、教育部首批骨干教师、“千百十”省级培养对象、国家香蕉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1982年1月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原西北农业大学)土壤农化系(现资环学院),获学士学位;1992年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资环系,获土壤学硕士学位;1998年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获植物营养与施肥专业博士学位。1982.01-1997.08,任西北农业大学土化系副系主任、副教授、植物营养与肥料研究中心副主任,陕西省植物营养与肥料学会副理事长、陕西省土壤学会副秘书长。1997.09至今,华南农业大学资环学院、农学院教授,2002年赴芬兰学习和进修,2003赴德国基尔大学从事合作研究。现兼任中国植物营养与肥料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植物营养与肥料学会肥料工艺与设备专业委员会主任。



自1998年分别获得广东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第一个控释肥料研究项目以来,先后主持国家863项目、国家农业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控释包膜技术研究课题首席)、国家香蕉产业技术体系(土壤肥料与水分管理岗位科学家)、“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特色经济作物化学肥料高效施用与替代技术研究》课题、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建设项目等控释肥料研究项目20余项,对控释肥料基础理论、控释肥料关键技术、产业化技术、关键技术集成以及控释肥料配套高效施用技术进行了系统而深入的研究。研究成果前后获得国家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广东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农业部中华农业科技奖一等奖、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科技进步一等奖、大北农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等省部级科技奖励12项。控释包膜技术被评为建国60周年最具影响力的科学技术奖。申请并获得授权国家发明专利8项;制定化工行业标准1项。植物源油脂包膜控释肥料制造技术先后被国内8个大型化肥企业采用并实现大规模产业化,技术产品获得我国首个包膜缓释肥料正式产品登记证,引领了我国控释肥料产业发展。控释肥料,以及以其为长效养分源的同步营养肥料已经推广应用于香蕉、菠萝、荔枝、橡胶、咖啡、甘蔗等热带经济作物,玉米、小麦等粮食作物以及叶菜和瓜菜生产。

主持科研一丝不苟,考虑需求细致入微

每一项新技术的诞生都需要经过长期的研究和发现。在樊教授从事肥料领域研发的如此多年时间中,一代代缓控释肥的出现实非一日之功。在采访中,樊教授谈到:“在进行项目的过程中,一旦深入下去,思想也会开阔起来”,他总鼓励年轻人多思考,“一个好的课题并非一朝一夕便能想得出来,一定是要通过平时积累,慢慢思考才有可能得到的”。自1989年成功申请了第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以来,樊教授共主持了10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肥料研究课题、主持两项并参与了两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主持广东省教育厅的重大项目、多项与企业的各横向课题研究,在如此多项科研任务中摸爬滚打出的经验,想必对于新型肥料研发起到了重要作用。

除了对待科研的严谨认真,樊教授对于当下肥料研发、生产与推广方面存在的问题也有着相当透彻的见解。他说:“所谓新型肥料,是赋予了新技术的产品。如果没有新技术,只是把肥料改头换面,这不应该叫新型肥料”。此乃研发上存在的弊端——技术不新。他说:“目前,缓控释肥在国内才刚刚开始为人们所接受,而在国外,这种肥料却已经用了很多年”,“农民不认这样高端的东西,就是因为假的产品太多”。此乃生产上的不足——伪劣过多。至于常规肥料的推广问题,樊教授认为那是“说教式”的,告诉农民施多少氮、施多少磷、肥料什么时候施,他们“不听这套东西,也掌握不了这套东西”,此则为接受方面的困难。


樊教授在香蕉园里指导香蕉生产


“肥料必须改造”,在采访中,樊教授这样向记者说道。也许为了解决生产和推广方面的问题,樊教授所能做的十分受限,但他却善于在自己擅长的研发领域中下功夫,由此将生产与推广上的弊端抵消至最低限度。樊教授说:“与其给他说教,不如给他含有知识的产品。所以我们在新型肥料上首先研究的是控释肥料,就是控制养分释放。肥料本身是高效的,农民用完后觉得这个肥料好,他想了解时再讲解就很容易。否则你讲了一大堆,他也不用,认为你在讲废话”。与传统的肥料使用模式相比,这样的思路倒是十分新奇,却又不无道理。它将传统肥料生产的“使用者配合研发者”的模式,颠覆为由“研发者主动迎合使用者”,樊教授作为研发人员,能够体察农民难处,有的放矢,故而得以产出优质的肥料。

提高肥料质量,助力乡村振兴

 为能在“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中起到更好的促进作用,我国肥料产业尚有许多可以发展的余地。百千追求,质量为先,此质量,不仅关乎肥料的品质,更关乎其技术水平,使用水平,附加价值水平等方面。

       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此即为乡村振兴战略的20字总要求。不难想到,乡村人口大都由农民组成,而农民耕作则将需求肥料,可以说,肥料产业在“生态宜居”方面将能大有作为,又可间接影响助力“产业兴旺”、“生活富裕”。问及缓控释肥之于乡村振兴的作用,樊教授向记者娓娓道来。

一则“不增加农民总体投入”,不为“生活富裕”添负担。樊教授说:“为肥料增加附加的功能一定会增加成本,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不能回避这个问题。何况‘想要马儿好,还要马儿不吃草’是不可能的”。当谈及解决方法,他认为应当“考虑以最低的成本去制造新型肥料”,如果“肥料的花销与降低的劳动投入、增加的产量和品质增加的收益综合起来能不增加农民的成本,还有多余的收入,那就很好了”。

       二则“节约了资源”,对“生态宜居”有益处。樊教授提到,当今我国肥料的利用率不高,而化肥又是消耗资源、能源的产业,这就造成了很大程度的浪费。缓控释肥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这意味着肥料的使用量能够大大减少,同时解决了部分环境污染问题,上至天,下至地,广至海洋都有益处。

       三则能“实现轻简施肥,简化劳动力”。“从科学上来讲,缓控释肥物化了平衡施肥技术,已经考虑到了作物的需求,便于推广测土配方施肥技术”,樊教授说道。同时,由于施肥变得简单化了、施肥次数也得到了精简,故而可达到“从过去的劳动密集型转化过来”、“并以产品替代施肥技术”,教授说:“这是普通肥料所做不到的”。


樊教授介绍产业情况


如此,缓控释肥料的优越之处是显而易见的。而要真正达成这样一些效益,肥料质量是否得到了保证是重中之重。在采访中,樊教授还例举了自己在肥料推广应用上的几个例子,说明了农民虽缺乏专业知识,但对于肥料的好坏亦有自己的评判标准。如何保证肥料质量,使得研发、生产、使用者三方能达成良性合作,对于乡村振兴来说,也有重大意义。

在实践中挖掘兴趣,自思考中提升自我

       谈起樊教授的学习生涯,也有几番风波,却更似缘分使然。当时一心想进入化工专业的他,却意外地被分配到了西北农学院的土化专业。也正巧是国家政策的阻拦,才使得樊教授没有放弃这一机会,方展开了这之后的许多故事。

       从安不下心来学习农学,再到机缘巧合留校工作,加之考研受挫、出国受挫,多番挣扎着想要离开农学领域却最终未能实现,“经历了下乡、蹲实验室,也受到了很多挫折”,樊教授戏称:“这时候就意识到只能认命了”,这才开始搞研究、学农。以第一个研究课题为起点,而后逐渐开阔视野、发表越来越多的文章,甚至有机会作为我国西北部的代表参加国际高层科学家交流,樊教授在这些经历中逐步发掘了自己对于农学的兴趣,同时通过毫不懈怠的工作提升了自身的水平。如今回望自己在过去的时间节点中所做的一个个选择,他说:“当时还算比较明智,要是一股脑的话可能废了”,“这二十多年来我坚持做一个方向,所以现在当你越深入的时候,发现的问题也越大,兴趣也会越浓。我发现现在研究生深入不下去的问题就是没坚持,那个坎没过,坎一旦过了,就很轻松了”。


向其他专家介绍香蕉生产


只有经历了坎坷和苦难才能明白前途是美好的。于是乎,究竟当如何评价这些波折所带来的影响?樊教授说:“倒也无所谓甘心不甘心。现在回忆起来,如果我不学农,便来不了广州;如果我只学化工,也做不了肥料。何况说我在做化工也不为过,因为肥料正与化工相关”。

       如今,当研发工作已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在生产方面也与企业联合实现了产业化,樊教授又开始思考如何能将成果推广下去。他说:“乡村振兴不仅仅是做高深的学问研究,还要注重如何将技术好好地推广下去”。正因为同情农村、农民的现状,方更有身为行业领先人的责任感,樊教授在接触乡村的过程中,不断看,不断想,然后做到精进,不仅深入到肥料学广大领域的更高层次,更展现着更高的人文关怀。

成于思想,落于实践

作为一名讲求质量的导师,樊教授对于自己的学生也有着严格的要求。完成好学业自是最基础的,他更重视学生的动手实践能力。樊教授说:“因为这个专业是一门实践科学,所以我要求他们要动手,而且要早动手”。至于动手实践中的要求,便是提倡合作:在合作中分工,在分工中合作。当然,学生的全方位发展也是他所注重的。在樊老师的实验室中,如此多年来,也许一些大大小小的活动早已渐渐被取消,每周的“学术讨论”与每月的“工作小结”却一直被坚持了下来。樊老师认为,这一来锻炼了学生自我查阅资料,发现问题的能力,二来也有利于其口头表达能力的提高。“这些年来坚持下来,学生出去后,大部分人的讲解、表达能力都过关了。学生的口头禅开始是一个接着一个,到后来都没了”,提到这点,樊老师露出了些许欣慰之色。

       教育教育,非仅教人做事,更当育其为人。在学术上,樊老师十分强调学生学术态度的端正。他说:“培养学生更重要的是培养他们学术的素质和道德观”;他也说:“出了错便拿来分析,分析完就重做。我们要做事儿就得认真”;他更说:“文章可以没有,但是一定不能造假”。总的一点,便是要做到“高标准,严要求,目标要明确”。

       当然,严格归严格,该表示关心的,樊教授也从不吝啬。他确为良师,严格要求,也为益友,细心周到。


樊教授在各公司基地考察指导


尾声

       何谓之“质量”?

       无论身处何种环境,从不降低自己的标准,谓之行事的“质量”。

       无论哪般声名大噪,绝不抛下自己的底线,谓之为人的“质量”。

       在与樊教授交流的过程中,记者总能体会到他对于“质量”的追求。做科研,则要求做到最高品质,绝不弄虚作假,自欺欺人;做肥料,则要求做到份份达标,绝不欺瞒农民,自毁声誉;为师者,则要求做到无愧于心,绝不敷衍对待,误人子弟。

       百千追求,质量为先。此简单二字,实则难于践行,却又意义非凡。樊小林教授长期以来对其的贯彻与践行令人讶异又赞叹。想来,莘莘学子得此师教导,实其幸!乡村振兴得此君相助,实其幸!